。。。

混吃等死

[周江]嗯?你说生日礼物?你能送我一只企鹅吗?

小江的1111生贺,提前祝生快啦皮皮!

----
江波涛呵了口气,白雾飘散南极冰原凛冽的空气里,他把脖子里的浅灰色围巾拉了拉,半张脸埋入暖和的毛线里。

身旁旅游团里的几个女孩子捂着脸小声地尖叫着,前方不远处几只蠢笨的企鹅摇摇晃晃地走了两步,看看她们。

这是踏上这片冰原所看到的第一批企鹅,耳畔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

"咦小江,你不喜欢企鹅吗?"离得最近的妹子恰好回了个头,指了指江波涛脖子里挂着的单反。

"不是啊。。。"他的声音透过厚厚的围巾有些模糊不清,"呃,冷。。"

等自己踏上这片大陆,才哭笑不得地发现原来自己那么怕冷,连把手拔出口袋的勇气都没有,江波涛连眉毛都带上了沮丧。

导游介绍着企鹅的知识,顺便反复告诫着远离企鹅五米,一时间所有人都围上去,充分利用着这五米外近距离观察的权力,没动的江波涛倒仿佛脱离了集体。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有那么一只企鹅,绕过大部队从侧路切入,直勾勾地盯着他。

这大概是一只好奇的企鹅,微不可测地歪了歪头,打量着半张脸隐没的江波涛。

江波涛也看着它。

这是王企鹅,喙下一条鲜红很突出,想起刚刚导游的介绍,是企鹅群中颜色最鲜艳的,性格最温柔的,最漂亮的一种。

企鹅中的美男子?江波涛看了看面前这只的王企鹅,后者迷茫地盯着他,眼神疑惑而无辜,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要多蠢萌就有多蠢萌。

江波涛忍不住笑出声来。

围巾滑下,白雾一团一团地冒出来,连牙齿打战都没觉察到。

那只企鹅更加迷茫了。

江波涛笑够了,就把脖子里的相机拿出来,举起的动作还没完成,就僵直在那里。

因为那只企鹅正在向他走来。

摇摇晃晃,速度却不慢。

南极大陆的法律规定不得接近企鹅五米之内......那么如果是一只企鹅主动接近呢?

看着企鹅晃着走进他自己的五米禁区,江波涛突然不知道下面该做什么。

这孩子要做什么?自己是不是该主动退后?

有个妹子正好转头,惊讶地大叫,江波涛来不及抬头,那只90厘米的标准身材的企鹅已经贴了上来,抱住了他。

江波涛呆住了,妹子呆住了,回头的导游呆住了,那一瞬间真的感受到了南极大陆的寂静,只有风呼呼呼呼地刮。

江波涛张了张嘴,那只企鹅像块冰一样紧紧粘住,冻得他直哆嗦。

偏偏那只企鹅还抬了抬头,眼神亮亮的,这么瞅着江波涛, 江波涛硬生生觉得推开它是一种罪恶,然后冻得半边身子快没了知觉。

被皇帝宠幸的甜蜜代价。

一人一企鹅亲昵地站了很久,久到导游虽然是被动接触却也忍不住提醒江波涛退开一些。江波涛点点头,又对着一直这么呆呆地看着他的企鹅摇摇头,才迈开僵硬的步伐缓缓倒退五米。

企鹅没追上来,连江波涛和它挥了挥手都毫无反应。

最后是一个男子握着摄像机走过去,还远远的,它就已经用防备敌人的方法肚皮贴着冰面哧溜一下子滑掉了。

江波涛看着它笨重的身体那么快速地滑走,忍不住笑弯了腰。

"小江你和它好有缘分呢。"女孩的语气里满满的羡慕,"被企鹅主动拥抱欸,是我绝对幸福死了啊!"

是啊,江波涛笑着,真是一段不可思议的邂逅。

有人拍了照,发给了江波涛,一人一企鹅站在南极的雪地里,86cm的身高差让企鹅高高地仰着头。

江波涛愉快地将照片印了出来。




江波涛坐在杂物堆里翻找的动作停止了,他看了一会,突然笑出来,"小周快来!"

不一会身后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周泽楷走进来,看到江波涛拿着一张照片在那乐着,肩膀一抖抖的。

"江?"

"看。"江波涛把照片递给他,往他怀里一躺,"几年前去南极旅游拍的,那只企鹅贴着我就是不肯走,把我冻得个半死。哎你说那只企鹅是不是看上我了啊?"

周泽楷看着趴在怀里笑得一抽一抽的恋人,眨了眨眼睛,虽然江波涛并没有看见,但他还是很郑重地点了点头。

看上了。

因为那时候的你是那么的温暖。

江波涛翻了个身,正好对上周泽楷明亮的眼睛,一瞬间有些恍惚,仿佛在哪里见过。

"哎小周,我们今年去南极玩吧?"

"...好。"


----Fin-------

评论(8)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