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吃等死

哦少女我告诉你要我变大你还得再吃个几年没有蛋黄馅的月饼!

[黄少天-莲蓉蛋黄]


你哼着小曲儿打开礼盒装月饼直切中路拎出正中央唯一的一块莲蓉蛋黄馅的,噢蛋黄馅什么的最喜欢啦!

噢金灿灿的蛋黄!

你心花荡漾地把塑料刀从顶部顺溜地划下去,却在正中的地方停下了,咦被蛋黄卡住了?

你低头。

然后被僵直。

那个从坐着然后变成站着有着棕褐头发的mini版少年插着腰一脸愤慨地唧唧喳喳地说着被塞到这盒月饼里遇到一个居然喜欢用刀切而不是一口一口咬到精华享受人生精彩与巅峰的主人他的命运是多么的悲惨前途是多么黑暗没了他世界即将毁灭古生物大批入侵细菌无处可防人类要活命只有找到另一个星球迁徙,以及他的屁股被切的有多疼。

"是你坐的地方不对吧?"

看着他已经从你切割速度方向批评到行为习惯逐渐向讨论刀的材料演变时你无辜地打断他。

"鱼唇的人类啊,遇到如此英明神武的本剑圣不仅卖弄你拙劣的刀技还质疑本剑圣的行为,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来我们单挑让本剑圣教教你怎么用剑!"

塑料的刀还斜插在月饼上威风凛凛地遥指着天花板。

他哼叽哼叽地跳了俩下连刀柄都没摸到。

你拔拉出小刀,"放在眼里?我为什么要把一块蛋黄放在眼里,难道不是吃掉吗?噢对你连蛋黄都不如因为蛋黄还能吃。"

哼少了蛋黄月饼伐开心!

你散发着浓浓的怨念然后不由自主地把刀背往某只蹦嗒着的不明生物脑门上一磕。

干脆利落。

昏过去了。

你看了他两眼,忧伤地仰天,蛋黄月饼没了,这货还不知道怎么解决。




你从月饼里切出一只黄少天。

自从他发现以自己的力气根本连把小刀推开都不行时他果断放弃然后选择用一种名为噪音攻击的方式应对来自没吃到蛋黄月饼的你的攻(调)击(戏)。

"太无耻了!"

拎住衣领被吊在半空中的他咬牙切齿,手脚并用乱扑腾,"简直开挂!待本剑圣变大我一定要把你拎起来!"

哦?你朝着他危险地笑笑,"亲爱的剑圣大大,要么马上变大战胜我,要么就立刻自己把自己沾满肉汁的衣服洗掉!"

可恶!他舔了舔嘴角的酱汁,含糊不清,"你你你等着!"

"呵等着呢。"



不知道多久以后被压在沙发上的你突然就感受到那时的黄少天的感受。

"可恶啊黄少天你等着啊啊啊啊!"


------

嘛月饼保质期有好几个月我现在才发贺文黄少天应该不会馊掉吧?

评论(6)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