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混吃等死

[全职/王方]翻爪为王

[王方]翻爪为王


喵化√
如果写的下去就会是一个清奇(x的冒险故事。。。
ooc预警嘀-------

-
王杰希刚来到这个家的时候,方士谦正从水碗里抬起头,嘴角还湿嗒嗒的滴着水。

"嘿,新来的吗?"

王杰希被新主人抱在怀里,眼神从门口到客厅再到屋顶扫视了一圈后才最终聚焦到他有点蠢的脸上。

"哦,你好。"

咦,有点高冷,方士谦趴在地上看着王杰希安静地被带进浴室,若有所思地抬爪挠了挠脖子上的毛。


-
方士谦是一只美短和英短的混血,有着淡黄色的被毛,在被单独宠了一年把自己原本温柔的性格硬生生地养出了痞气与腹黑后终于有了猫来和他争宠。

他斜瞅着王杰希,后者在沙发上裹着毛巾,一大一小两只眼看着他,然后挪开了视线。

王杰希是纯的美短,不过眼睛不是很完美,所以被送给了自己现在的主人。

方士谦觉得既然有"后辈"来了,那么自己这个大哥也该做点什么。

比如捍卫自己的地位。

他看着主人抱着王杰希去了食盆处,颇为耐心地告诉他哪里吃饭哪里喝水,细心得一塌糊涂。

方士谦慢慢悠悠地爬起来,踱到埋头吃饭的王杰希旁边,先确定好等级才方便美好生活。

"嘿小子,我叫方士谦,我可比你多在这生活了一年,所以要叫我大哥,知道吗?"

王杰希没抬头。

方士谦以为他没听到,抬起粉嫩嫩的爪子就要拍他的脑袋。

接触到灰色绒毛的下一秒他就被猛地按到一旁的水碗里,呛着水拼命挣扎的时候隐约听到主人笑盈盈的声音。

"小士谦,不要欺负杰希哟~"

该死,逃出去的方士谦狼狈地甩着水,第一天就要地位不保了吗?

有些灰心丧气地抬头,却看到王杰希安静地坐在面前,尺寸不一样的双眼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大哥。"


-
"咦,小士谦是你把抽屉里的蓝色铃铛丢掉的吗?"

主人疑惑地看着一抽屉的粉粉的铃铛,却找不到那最后几枚蓝色的。

方士谦趴在她脚边,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边暗自庆幸昨天把所有蓝色的都滚到柜子底下。

方士谦的铃铛就是蓝色的。小弟就该是小弟的样子,绝不能和大哥一模一样。

王杰希看看手里的粉色铃铛,看看东瞅西瞅假装得特别明显的方士谦,觉得和一只比自己大却比自己幼稚的猫争没什么意思。

他跳下去,在沙发底下刨出了一枚绿色的。

"呀,杰希你好神奇!这颗铃铛消失了好久小士谦都没找到,你是怎么发现的?"

王杰希眯起眼,镇定地舔了舔爪子。

方士谦目瞪口呆。


-
方士谦戴着蓝色的铃铛哐啷哐啷响。

王杰希戴着绿色的铃铛叮铃叮铃响。

王杰希喜欢安静不怎么动,对于方士谦纯属无聊的骚扰也无动于衷。

方士谦觉得生活还是一样的无聊。

家里原本摆的只有方士谦的咖啡色猫窝,主人翻翻找找后终于翻出了很久前的一只猫窝。

超豪华max号粉色公主床,蕾丝飘飘梦幻非常。

主人无辜而抱歉地看着王杰希。

方士谦憋笑憋出了内伤。

王杰希一大一小的双眼从惊愕变成无奈,自己的审美观怎么也无法接受住在这里面。

于是他跳上洗手台,毅然地睡在了白磁水池里,无论主人怎么拉甚至用妙鲜包诱惑,他都闭目养神不理外事。

他就在水池里住下了。

秋天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的,方士谦醒过来,发现窗户开着呼呼刮风。

缩着躺了一会,他莫名就想到了王杰希,他睡在水池里,绝对比猫窝要冷的多。

那家伙,看在他诚心叫了声大哥的份上,就让他一起来睡吧。

轻盈的步伐无声地踩上洗手间冰冷的瓷砖,冷意一下子钻上来。方士谦打了个哆嗦,抬头就撞上两只一大一小绿幽幽的眼睛。

吓得不轻。

王杰希把自己缩成一个球,高居临下地看着他。

确实太冷了,自己睡不着。

对视良久,方士谦尴尬地开口,"小弟,冷的睡不着了吧?"

王杰希定定地看着他,"是的,有事?"

"嗯…"他微微扭过头,"如果太冷,嗯,看在是我小弟的份上,来我这睡吧。"

久久没有声音,方士谦有些尴尬,"不愿意算了。"却突然听到身旁沉闷的落地声。

王杰希抖了抖毛,看看他,"走吗?"

单人的猫窝挤进两只猫有点小,方士谦不习惯地把头埋进垫子里,尾巴耷拉再外面。

外面风声呼啸,开始下雨了。

可背后传来温暖的温度,意外得觉得很安心。


-
王杰希来了有两个多月了,对这个新家也熟悉了,对于方士谦的打闹偶尔也会亮爪子追过去。

有点家的感觉了。

他们的窝一直只有一个,主人看他们睡得那么和谐也恶趣味地没再购进一个新的。

可王杰希觉得现在很有必要买一个了。

因为一个猫窝终究是塞不进三只的。

那天王杰希眼看着方士谦不怕死地第三次把吊兰连根拔起叼在嘴里,门卡嗒一声打开了。

王杰希装作没看到他偷偷摸摸地爬到沙发底下,抬头看到一只和自己一样的生物。

白色的,还太小看不大出品种。

听主人说他叫高英杰。


--------tbc-----------

要开始三只猫的历险啦,也许是两只?
会有人看吗哭着

评论(9)

热度(35)